新形势下,集中采购机构发展要做好“加”“减”“承”“除”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10日 来源:中国政府采购杂志

原创 杜鹏

党的十九大以后,政府采购制度改革正处在落实新发展理念、健全和完善法治的新形势下。政府采购代理机构资格认定制度的取消,意味着用资质准入管理市场的粗放管理方式成为过去式,管理部门全面放开、从严管理的大方向愈加明确。批量采购、定点采购、网上竞价和电商直购等新兴采购模式的实施,采购限额标准的不断提高,使部分集中采购机构的业务量呈下滑趋势,其业务水平的提升或将缺乏业务量的支撑。新形势下推进集中采购机构的科学发展,不能仅限于实务操作层面,更要将其纳入深化改革的大格局去系统考量。


一、“加”,为集中采购机构“加练内功”

代理能力是集中采购机构的内功和核心竞争力。“加练内功”,要以能力强、效率高、服务优为目标,从三个方面下功夫。


(一)要提高代理能力

在项目日趋复杂、政策落实要求高、供应商维权意识增强等新形势下,提高代理能力是对集中采购机构提出的必然要求。集中采购机构要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将能力不足的危机感转化为能力提升的自觉性。对政府采购各方当事人来说,集中采购机构的代理能力直接体现在采购结果上,而采购结果又与业务水平息息相关,所以集中采购机构必须以员工能力培养为抓手,促进其代理能力提高。员工能力培养是一项长期工程。首先,要构建人才制度体系,设计科学合理的选人、育人、用人和留人制度。其次,要搭建人才锻炼平台,要不断开拓业务范围,加强内控制度建设,通过平台锻炼来造就人才。最后,要丰富人才知识储备,业务培训不能简单停留于讲解政府采购法律法规,还要加入预算管理、交易结构设计和工程项目管理等覆盖项目全生命周期的综合知识。有制度、有平台、有储备,才能形成人才支撑发展、发展造就人才的良好局面。


(二)要提高代理效率

近年来,电子交易系统的出现使政府采购项目各环节的办事效率得到大幅提升。但通过梳理各环节的耗时情况,不难发现在采购文件编制环节还有很大的提速空间。政府采购项目品目多样,很难有标准化程度高的采购需求,集中采购机构往往会在采购文件编制环节与采购人反复沟通、修改、确认。政府采购品目的多样性决定了编制所有品目标准化模板的难度极大,但是,集中采购机构可以通过研究通用类产品和服务的采购需求,制订采购文件及合同标准文本,以标准化、规范化的模板为项目提速。


(三)要提升服务水平

首先,要扩大服务范围。现阶段的政府采购代理不再是合规的法律服务和简单的程序代理,而是涵盖项目预算、采购需求、采购程序、政府采购质押融资金融服务、履约验收、政府采购大数据分析等各方面的项目全生命周期“一条龙”服务,是能给项目提升价值的“法律+咨询+管理”的深层服务。其次,要增强服务意识。面对日趋复杂和多元化的服务需求,要在标准化服务的基础上增加定制化服务,不断提高采购单位和供应商的满意度。


二、“减”,为供应商“减负松绑”

“减负松绑”要紧紧围绕“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工作的要求,从两个方面降低政府采购制度性交易成本。


(一)着力减少交易环节

充分利用“互联网+政府采购”模式,以全流程电子化采购、网上报名、网上支付、资料推送等新手段,最大限度用数据跑路替代供应商跑腿。


(二)落实费用减免政策

以减费达到让供应商轻装上阵的目的,调动其参与政府采购的积极性。比如,招标文件售价不得以营利为目的,又比如广东省取消公益一类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所提供的各类交易服务收费,这也是公益一类集中采购机构的优势之一。


三、“承”,为财政支出管理“承上启下”


政府采购是财政支出管理循环中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承”,要将服务向上下两端延伸,从两个方面发挥好搭桥牵线作用。


(一)当好为预算和支付搭桥的“施工队”

政府采购前接部门预算,后接国库支付,集中采购机构要通过优化采购流程、提高透明度,做到采购程序规范。


二)做好为政府和市场牵线的“接线员”

政府采购一头连着政府,一头接着市场,集中采购机构要把“物有所值”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落脚点,将目光始终朝向采购结果,以提高采购结果满意度为目标,坚持完善以结果为导向的政府采购制度,通过发挥政府采购政策功能的引领示范作用和完善诚信管理制度来培育优质供应商,以此保障采购结果“物有所值”。


四、“除”,破除“官方旗舰店”的思想

《政府采购法》规定,根据本级政府采购项目组织集中采购的政府,需要设立集中采购机构。《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规定,集中采购机构是代理集中采购项目的执行机构。这是集中采购机构的法定地位,但同时也使不少集中采购机构人员认为,在集中采购项目代理方面,集中采购机构是同级政府的“官方旗舰店”。这种定位用好了是发展的优势,用偏了是发展的绊脚石。“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必然导致集中采购机构在发展上固步自封、动力不足。要破除这种思想,就不能将《政府采购法》规定的“采购人有权自行选择采购代理机构”片面地理解为“采购人只能选择本地的集中采购代理机构”。建立集中采购机构竞争机制是《深化政府采购制度改革方案》的重要内容,在改革的浪潮中集中采购机构又一次被推向前沿。


集中采购机构是政府采购执行层面的“排头兵”,务必要认清形势、找准定位,用“结果导向”破解政府采购“贵慢差”的顽疾,紧紧抓住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用“加”留住采购人、用“减”服务供应商、用“承”配合财政部门、用“除”定位自身发展,通过四则混合运算完成政府采购人的使命。






字号 打印